话说辛庄传统制陶业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7日
 

文安洼有三宗宝:苲菜、地梨、三棱草。安祖辛庄乡也有三宗宝:坯房、碱地、瓦盆窑。关于安祖辛庄乡的三宗宝,有一首叫做《穷人乐》的古老民谣这样唱道:

西南乡,三宗宝,

坯房、碱地、瓦盆窑。

矬坯房,盖不高,

冬暖夏凉比不了;

盐碱地,不长苗,

种一葫芦收一瓢;

扫碱土,熬成硝,

又有吃来又有烧;

挖胶泥,制成陶,

坛坛罐罐真不少,

男女老幼都喜爱,

家家户户离不了。

有人说:这破瓦盆儿窑,又不是什么名胜古迹,有什么可表的。您别小看这破瓦盆儿窑,解放前,在京、津、保一带享有很高的声誉,在历史上留下过辉煌的一页。就在那不起眼的土盆窑中烧制出来的各式各样的产品,曾经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离不开的一部分。先甭说人们吃水、用水的瓦罐,和面、做饭、盛东西用的瓦盆,生豆芽用的瓦缸,盛鸡蛋用的瓦坛,室内摆放的花瓶、花盆和座墩,就连老人用的夜壶,照明用的油灯,孩子们玩的陶制玩具,也都是由这个小盆窑生产出来的。安祖辛庄乡的盆窑,生产工艺独特,质量上乘考究,产品种类繁多,是人们争相抢购的畅销品,一度成为人们赖以生存的支柱产业。经过几代制陶人的不断努力和发展,这个古老的手艺在安祖辛庄乡扎根繁衍,形成了安祖辛庄乡的特色产业文化。

说起安祖辛庄乡的传统盆窑制陶工序,首先要寻找胶土原料,在距地面数米深的土层中挖掘黄色胶泥,用人工取出,肩挑车推运往场院晾晒,待胶泥晾干,用碌碡轧碎倒入砌垒的高泥浆池内,加水后用工具搅拌成糊状,慢慢流放入低泥浆池,清除滤去姜石矿渣,泥浆在低池内渗水成泥状,再用专用花锨挖出,运入半地下阴凉制作室。制陶工人围着泥浆赤着双脚开始踩踹,领班人带头哼着号子,号子的词句一般围绕制陶业内容颂唱,也有见景生情之句,目的之一:踩泥时步调齐整、黄胶泥均匀成熟;之二:提高劳动者的情绪;之三:抒发内心情感。待泥踩踹成熟,制成泥团,堆放在木轮盘旁,由一人摇动木轮,另一人双手取泥团放置转动的盘中间开始制作,柔软的黄泥团在师傅手中随心所欲地制成各种产品,由端盘人将制成的各种产品端出室外晾晒,待产品晾干,轻轻搬入窑内摆放好。装窑也是制陶的关键一环,摆放不好,直接影响温度均衡和烧制火候。成品率的高低,取决于摆放的角度缝隙和烧制的火候。待将全窑泥制品摆放完毕,封堵窑门,留下一个极小洞眼作观察孔,准备点火。点火之前,按着行规由掌窑人将“太上老君之神位”的牌子摆放在窑门口,点燃3柱香,祭拜后点火开烧。烧窑师傅随时观察火情。烧陶的燃料多以柴草为宜,这种柴草火软,温度均匀,大约24小时后一窑制品即可烧好。据田氏制陶传人田广森老人介绍:随着制陶手艺的不断发展,烧陶由原来的单一红陶品种,引进了中国的传统工艺配方,烧制出了五色彩釉。用铅粉加铁粉配制烧出的是红色,铅粉加石粉配制烧出的是米色,白石粉打底加铜粉烧出的是绿色,石粉加铅粉烧出的是白色。用烟煤在火门点燃薰烧,有专人封堵烟囱数分钟再放开,烧出的全是黑色。最漂亮的还数黑色陶制座墩,美观大方带有浓厚的传统工艺技法,很适用于高雅的住宅客厅。

据考证:传统盆窑制陶手艺,流传到安祖辛庄乡后,分为两个支脉。

一支是季氏制陶。据安祖辛庄乡辛庄村季氏第四代制陶人季会良回忆,季氏制陶手艺传自山东东阿老家,季氏祖上是山东东阿人,与本乡张家务村的另一制陶支脉——田家的祖上是一师之徒。清朝光绪十二年(1886年),山东境内黄河决口,东阿县的关山乡被洪水淹没,靠烧盆做泥活的季临光一家也没能幸免。眼瞅着祖传的家业顷刻间毁于一旦,儿子季汝仲泣不成声,儿媳也急火攻心,撒手而去,只留下8岁的儿子季元祥。无奈之下,季汝仲肩背着年幼的儿子,搀扶着年迈的父亲,逃出灾区,沿大运河北上,投奔河北省文安县后孟氏村的姑奶奶。一家人沿途乞讨,风餐露宿,几经周折,终于来到姑奶奶家。可是姑奶奶家所在的文安县城东也是一片汪洋,姑奶奶家的生活更是窘迫不堪。无奈,季汝仲只好辗转到文安县城西,地势稍高的赵各庄乡,靠打短工维持生计。生活稳定之后,季汝仲用省吃俭用攒下的钱租了高家的一块地,重新建起了窑,开始烧制一些盆盆罐罐等生活用具。当时的文安县,可没有这种手艺,人们都感到既新鲜又实用,纷纷前来购买,季汝仲的祖传制陶手艺就此传遍了十里八乡。

在离此不远的安祖辛庄乡刘张务村,有个叫刘明友的,慕名前来当“行夫”(类似于现在的推销员)。刘明友为人热情仗义,很快和季汝仲成了好朋友。一年后,刘明友提出和季汝仲合伙做制陶生意,由刘明友提供建窑场地,季汝仲出技术,把盆窑从赵各庄迁到刘张务村。当时,安祖辛庄乡一带的土地很贫瘠,就是在丰年也是广种薄收,多数人靠扛长工、打短工为生,劳动力资源非常丰富,在这里做盆窑生意有很大的优势,很容易形成规模型产销经营体系。季汝仲经过慎重考虑后,很快就和刘明友合伙在刘张务村建起了盆窑。这门新兴的行业备受人们关注,吸引了大批闲散人员,逐渐形成了产、销两条生意体系,出现了专门从事批发、零售贸易的“卖盆人”,给这片贫瘠的土地注入了一丝新鲜和活力。

随着制陶业的兴起,刘明友的3个儿子也相继建起了盆窑,人们也争相模仿,盆窑越建越多,成品越出越多,货卖不出去了,窑场就实行赊销的办法,让“行夫”先趸货去卖,回来后再算帐,这种方式极大的激励了人们参与的积极性。“行夫”们用肩挑、车推、毛驴驮等方式把货物源源不断的销往更远的地区,产品也供不应求。当时,行情最好的是京东八县。为了更好的适应市场行情,“行夫”们绞尽脑汁,采取的经营方式五花八门,即使对于没钱买的人家,他们也不会放弃,往往采取用粮食或物件兑换方式,迁就了一部分生活困难的人,市场潜力得到进一步挖掘。

盆窑生意越做越好,季汝仲也在辛庄村安了家。生活稳定了,季汝仲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想把这单一的红陶瓦盆、水罐产品进一步丰富,向着彩釉方向发展。在当时的旧社会,大多数艺人都守着“艺不外传”的规矩,生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所以想要学一门新技术是非常困难的。为了掌握先进的彩釉技术,季汝仲派儿子季元祥四处学习。几经周折,季元祥打听到在北京郊区的琉璃屯,有个远方表亲在那儿给皇家烧琉璃瓦,专门负责彩釉配方。于是,季元祥立即赶往北京,找到这个表亲,但琉璃瓦是官窑,配方不能外传,否则就会坐牢杀头,表亲也不敢传授。

1912年,封建王朝结束了几千年的统治,中华民国开始了新的历史篇章。皇家彩釉技术也不再保密,季汝仲接到了表亲的口信,再次派儿子季元祥赶赴北京学习。季元祥一去就是几年,直到把表亲养老送终,才又回到辛庄村。

起初的彩釉烧制并不顺利,因为安祖辛庄乡和北京地区的土质有很大差别。季汝仲父子毫不气馁,经过大量的成品实验,不断积累经验,不断改进,最终取得成功。彩釉的出现,结束了简单的红陶瓦盆历史,极大丰富了盆窑市场,进一步提高了辛庄乡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一些周边地区的人们也通过各种途径纷纷前来学习,学成后建起了各式各样的盆窑。像:雄县的北涞河村、田屯、大芦坦;容城的沙河营、古贤村;任丘的张各庄、清河口;大城的小会罗村;青县的关庄村;河间的沙河桥、西门里;固安的百公庄;北京大兴的榆垡;永清的曹家务;安次的大五龙村;静海的大吕坟村、南楼村等等。季家父子对制陶技术从不保守,不但对前来学习的人悉心教授,而且还派出手艺精湛的技术人员外出指导,就连山东东阿老家的人也慕名前来学习,使得这门制陶手艺得以迅速传播。

安祖辛庄乡的另一支制陶支脉田家和季家的制陶手艺系属同宗。田家和季家原本是表亲,都是山东东阿县人。

据张家务村制陶人田广森(82岁)口述,田家的制陶手艺是祖传。因年代久远,始祖姓名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族谱名字的排列由“之茂广景发道德传盛家”10个字轮转。其祖父有3个儿子,田广森之父叫田茂常,排行老三,清朝末年因闹灾荒,从山东省东阿县牛屯村外出逃难至河北,先后在沧州盐山、黄骅落脚,后迁到河间府沈家村。祖祖辈辈一直以制陶为生,产品多为红陶的水罐、瓦盆等日常用品。

1927年农历九月初三,田广森出生在河间府沈家村。两位伯父因没有子嗣,田广森便成为祖传制陶手艺唯一的传承人。

1938年,日寇侵占了华北,到处烧杀抢掠,冀中平原一片狼藉,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制陶业被迫中断。11岁的田广森和妹妹随父母外出逃难,途中正遇上日军扫荡,日军的骑兵冲向四处奔跑的难民,田茂常背着儿子冲出了重围,妻子和年幼的女儿,生死未卜,虽经多次查找,音信皆无,至今仍下落不明。

从此,父子2人相依为命,四处漂泊。这一天,爷俩来到文安县安祖辛庄一个叫张家务的小村子,这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都姓张,虽然坯房碱地,生活窘迫,但善良的乡亲们还是收留下了这父子俩,从此,在没有外姓的张家务村,又多了1户姓田的。为了报答乡亲们的恩情,田茂常安家建窑,把密不外传的田氏制陶手艺一一传授给大家。

1950年,64岁的田茂常老人病逝,23岁的田广森,挑起了田氏制陶的大梁。他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广收徒弟,精心传艺,有求必应,弟子也由张家务村辐射到周边地区,一度成为西南乡制陶业的领军人物。任丘的赵店、大征,肃宁、河间的刘家庄、石村,固安的王名庄、刘家务,雄县的昝岗,以及涿州和黑龙江宝清县,都有他的亲传弟子。

改革开放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这种传统盆窑制品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重要地位,大多被塑料和金属制品所替代,安祖辛庄乡的制陶业经历了由盛而衰的全部过程,这一曾经辉煌的传统工艺濒临消亡,制陶手艺也面临断代,老艺人们守着世代相传的制陶技艺,一筹莫展。我们不会忘记,这种古老的民间工艺,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影响,它不仅仅是人们赖以生存的支柱产业,更是代表了一个时期的文化潮流。

2006年,文安县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开了一系列抢救性的保护和挖掘工作,安祖辛庄乡的传统制陶技艺也受到高度重视。就连国外人士也被吸引:澳大利亚商人路过文安县时,曾专门为此制陶工艺流程录像;法籍华人也将一些儿童陶制玩具带往法国展出。

2007年初春,在文安县委、县政府指示下,由县政协、县文体局等相关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深入安祖辛庄乡,实地走访制陶老艺人,并将制陶工艺的发展历程和现状形成书面材料,把制陶工艺全部流程制成光盘,上报河北省文化厅。20096月,河北省文化厅调研考证,批准安祖辛庄传统制陶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安祖辛庄乡的季氏和田氏制陶人也正积极探索新形势下传统制陶业的发展思路,确保这一技艺长久保留下去。

 

(原名《话说文安传统制陶业

  河北省人民政府网 廊坊市人民政府网 河北文明网 河北省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河北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文安县人民政府主办 文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
  冀公网安备 13102602000311号      冀ICP备12007192号  
网站标识码:1310260009